心理测验:真能测出“我是谁”吗

光明日报记者 杨 飒 光明日报通讯员 韩若莱


  “刚发现自己是ENTJ(一般指指挥官型人格),还非常典型”“本人ISFP(探险家型人格),想找个INTP(逻辑学家型人格)交朋友”……这一串由四个字母组成的“单词”,不是什么“暗号”,而是风靡互联网许久的“MBTI”人格类型,也是时下年轻人最新的“社交名片”。


  有机纯牛奶(网名)是账号MBTImemes的运营小编之一,她发现,“FP”(情感F+理解P型)人最容易较真,往往在评论区讨论激烈的全是“FP”人。她透露,“‘INFP’(调停者型人格)比较敏感,不能随便开玩笑。”通过对MBTI的深度理解,她把MBTI当成一种社交话语,“了解之后可以跟别人有话题,遇到不认识的人可以不那么尴尬,同时也避免踩雷”。


  在许多人热衷的星座、塔罗牌占卜之后,“你是什么类型?”成为判断人、分类人的又一方式。这些看起来让人一头雾水的字母真的能刻画某类人吗?为什么人们对心理测验如此关注?心理测验真的可以给我们的生活提供帮助吗?一起来听听专家们怎么说。


  人格分类:易被贴标签


  MBTI(Myers–Briggs Type Indicator)全称“迈尔斯-布里格斯类型指标”,是一种人格类型理论模型,由美国作家伊莎贝尔·布里格斯·迈尔斯和她的母亲凯瑟琳·库克·布里格斯共同制定。


  模型以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划分的8种心理类型为基础,形成“注意力方向”“认知方式”“判断方式”“生活方式”四个维度。每个维度包括两个端点,即“外倾E(Extrovert)和内倾I(Introvert)”“理智T(Thinking)和情感F(Feeling)”“实感S(Sensing)和直觉N(Intuition)”“判断J(Judgment)和理解P(Perceiving)”。四个维度组合起来,就是四个字母,代表着测试者的整体人格类型,最终得出16种人格类型。


  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教师李同归认为,MBTI在最近一段时间的流行,尤其在网络时代成为年轻人之间社交的“噱头”,得益于商业模式的推广,“但MBTI在学术界一直存在巨大争议。总体来说,质疑它的声音更大,其科学性一直存疑。”


  “作为一个科学的心理测量工具,它有一整套的客观评价体系,比如测量的信度(测验结果的稳定性和可靠性)、效度(测验工具是否测量到了真正所要测量的内容的程度)、常模(测验系统的解释标准,需要找一群有代表性的样本进行施测,然后进行科学的统计分析才能确定)等等。”李同归解释道。


  “MBTI测试的信效度比较差,缺乏足够的数据支撑,这是它没有被科学界充分承认的主要原因。”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陈祉妍表示,“MBTI把人分类型,类型和类型之间有较为突出的差别。在此情况下,就容易出现贴标签的效应。这样贴标签可能限制了自己。每个人有很多种潜能,都不是一个测试能够完全界定的,所以这个部分要慎重。”


  而对于MBTI测试成为“社交密码”,陈祉妍认为,“用它来做一些交流,比如作为跟朋友交流,或作为社交、团队互动的工具,我认为MBTI测试还是有其独特的价值。因为这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人有不同的性格类型。人和人之间的差异不是‘我对你错’‘你好我坏’的关系,而是在不同的情况下,每个类型都代表着不同的优势。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种对多样性的理解和欣赏是较好的看人世百态的态度,同时年轻人希望通过测试去寻找自己,我认为这其实也是积极的心理需求。”


  回答“我是谁”:就像是照镜子


  菜菜(网名)从小就喜欢玩“测测你是小说中的谁”“测测你是动画中的谁”等小游戏,“明知道这是贴标签,也不科学,但很好奇自己的那个标签是什么”。甚至在一次考试前,菜菜也在网上测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占卜,比如‘测测你的9月运势’之类”,希望为考试增添点信心,“结果好就心满意足,结果不好就说这没有科学依据。”


  为什么人们总是热衷于这些看起来不那么靠谱的测试、占卜?在李同归看来,正如要回答“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几个终极问题一样,人对自身的认识,一直是人们孜孜以求,力图解释清楚的问题。


  “人的心理是内隐的,不可能直接观测得到,因此,不能像物理学那样进行客观的观察,只能通过一些工具作为媒介进行推测。所以,占星学看星盘测运势、塔罗牌占卜,甚至看手相、看面相,再补充一些模棱两可的、似是而非的话语,能吸引人们的眼球也不足为奇。”李同归表示,“认知心理学家们提出一个‘认知吝啬鬼(Cognitive Miser)’假设,认为跟计算机类似,人类也是一个信息加工者。但是个体的信息加工能力是有限的,短期内只能加工有限的信息。因此,人们通常会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便于我们尽快地做出决策。无疑地,把人简单分成四类、八类、十六类,这种简单易行的做法,就很容易受到人们的追捧。”


  李同归举例说,比如,古希腊时代,就有把人分成多血质(具有过多的血液,充满活力和动力)、胆汁质(具有过多的黄胆汁,易激怒)、抑郁质(具有过多的黑胆汁,通常表现为忧郁和悲哀)、黏液质(具有过多的黏液,使人迟缓或懒惰)四种类型。“尽管这一划分的科学性还有待验证,但它说明了气质类型对人的行为风格的影响,也一直受到人们的重视。”


  陈祉妍认为,人要寻找自我同一性,也就是回答‘我是谁’这个问题。“在美国心理学家爱利克·埃里克森看来,这是青少年阶段的主体任务。但事实上现代社会人的心理成熟较晚,面对更复杂社会的时间也更晚,所以可能整个青年阶段都在完成这个任务。人们特别喜欢得到关于这方面的反馈,就像是照镜子,‘看看我到底美不美’。做测验等这些行为,得到分数或者结果反馈,其实就是把它当成镜子来对照,看能不能‘照’出自己不知道的内容,能否认定自己以往的认识,对现代人来说这样的心理需求是始终存在的。”


  “但照镜子的基础来自生活,如果没有跟同学一起活动,同学不可能给予对方准确的反馈;如果没有去探索各个方面的兴趣,就没有人可以评价对方在哪方面有较多的特长和优势。找寻自我非常重要的是通过学习或参与社会活动等进行尝试和探索。测验对有的人来说,它更像一块比较平滑的镜子,看得比较清晰,但对于有的人来说,本身对自己的了解不够,在这种情况下,所做测验的信息量也比较低。因为个体差异的存在,所以肯定不能仅凭一个测试,哪怕是比较科学的测验,就判定这个人一定是怎样的。”陈祉妍说。


  心理测验:探索自我的工具


  了解真实的自我和处理与他人的关系,不仅是每个普通人的需求,也是心理学家们一直追求答案的课题。科学的心理测验就是对自我进行探索的一种方法。基于大量实验数据的心理测验,信效度高,可以为个体的健康发展和组织的效率提升提供科学的工具。


  从1905年法国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比奈提开发出了世界上第一个“儿童智力测验”作为标志,100多年来,心理测验的理论和技术越来越完善,出现了许多涵盖个体能力、人格类型等方面的测评工具。李同归介绍,以人格测验为例,比较著名的有“大五”人格测验,还有明尼苏达多相人格调查问卷(MMPI)、卡特尔16种人格因素问卷(16PF),还有我国王登峰等人编制的中国人人格问卷(QZPS)。这些测评工具,都有相应的理论基础,还有发表在学术期刊上的学术论文,介绍这些工具的心理测量学指标。


  李同归长期从事心理测量方面的工作。近20年来,李同归所在团队在对用人单位人员进行“行为事件访谈”的基础上,构建了优秀公务员的胜任力模型,包括人格特质(Personality)、角色和自我效能(Role and Self-efficacy)、创新能力(Innovation)、社会技能(Social Skill)、动机和心理健康(Motivation and Mental Health)五个维度,简称为PKU-PRISM模型。“在此基础上,我们编制了一套测试系统,一直运用在用人单位招考中,并追踪其效度,目前得到的数据表明,这套系统具有良好的信度效度等心理测量学指标。这些都为用人单位把好入口关提供了客观、科学的标准,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心理科主任医师李一花介绍,心理测验在临床上也是用以诊断病人病情的辅助手段,“不过,常用的抑郁、焦虑测验,其结果只代表一种倾向,不能代表诊断结果。”临床诊断常用的是国际ICD-10(《疾病及有关健康问题的国际统计分类》)和美国精神障碍诊断标准5(注:《美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第5版)》〔DSM-5〕)。


  李一花发现,就诊病人里掌握心理学知识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对自我的剖析也越来越深入。随着社会的接受度和开放度的提高,患者不再忌讳谈论自己的心理疾病。心理疾病的识别率、转诊率都增加,医生能够更加及时准确地识别出患者的心理问题,从而对症治疗。中小学设置专门的心理辅导员,定期为学生提供免费心理测验和筛查。学校里越来越强调心理健康,告诉孩子们如果遇到烦恼,可以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心理学可以帮助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提高自己的适应能力、抗压能力,了解自己情绪产生的原因等等,帮助我们合理化解人际关系中的冲突。”李一花说。


  李同归最后补充道,人对自身的认识往往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人的一生其实是在不断地探索自然、认识自身。科学的心理测验对于个人的自我认识(了解自己的能力倾向、气质特点、性格类型、兴趣爱好、管理潜能等等)、个人的职业选择、个人潜能的开发都具有重要的作用。


  《光明日报》( 2022年08月13日 07版)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