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困厄中的宝黛爱情

作者:子凡shine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牡丹亭》

爱情是最神奇的一种感情,也许就是那刹那的回眸,也许就是一秒钟的相遇,如同在心田里种下了一颗种子,再也不能释怀,只有任它蔓延生长,任它将心绞成千千情结,为它夜不能寐,枕不安席,为它伤春悲秋,为它柔肠百转。

恋爱中的人脆弱而敏感,爱人的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动作,有时候仿佛心有灵犀,会心适意;可有的时候,却疑神疑鬼,大动干戈,难怪古人会仰天长叹“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红楼梦》中最为动人的就是宝黛爱情,它湮没在六十万字的鸿篇巨制中,掩藏在琐琐碎碎的生活写真中,如果你碰巧发现了其中的一个线索,轻轻提动,那爱情的波澜起伏便刹那光华夺目地展现在你的面前了。

我们就试着来发现这样一条线索:宝玉困厄之中林黛玉的情感历程。一个人的成长总不会一帆风顺,他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艰难困苦,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爱情就成了试金石,艰难则成了爱情的催化剂。

情在两小无猜间——如来佛比人还忙

第二十五回宝玉中了魇魔法,昏迷不醒,水米不进,连贾政都失去了信心,说“儿女之数,皆由天命,非人力可强者”,看看三日光阴,那凤姐和宝玉躺在床上,亦发连气都将没了。合家人口无不惊慌,都说没了指望,忙着将他二人的后世的衣履都治备下了。

这时候,书中着重强调了几个人的表现——“贾母、王夫人、贾琏、平儿、袭人这几个人更比诸人哭的忘餐废寝,觅死寻活”。这自然是和贾宝玉、王熙凤关系最为密切的几个人。贾琏和平儿主要是因为王熙凤。这说明贾琏和王熙凤,平儿和王熙凤此时的关系都非常好,是那种很真诚的亲密。

而贾母、王夫人和袭人主要是因为宝玉。贾母不用说了,一向视贾宝玉为心肝宝贝;王夫人,贾宝玉是她目前唯一的亲生儿子,终生的指靠;袭人已经和贾宝玉有了云雨之情,二人正是鱼水情浓之际。

这时候,并没有特别描写林黛玉和薛宝钗的情感表现。“李宫裁并贾府三艳、薛宝钗、林黛玉、平儿、袭人等在外间听信息”。“闻得吃了米汤,省了人事,别人未开口,林黛玉先就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姐妹们和贾宝玉的关系自然也十分要好,宝玉病危,众人都在牵肠挂肚,提心吊胆之中,都聚集在外面等消息。听闻宝玉好转的迹象,想来大家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林黛玉首先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脱口而出“阿弥托佛”。这一句“阿弥托佛”将林黛玉数日来的担心和焦虑表露无遗。

薛宝钗便回头看了他半日,嗤的一声笑:“我笑如来佛比人还忙:又要讲经说法,又要普渡众生;这如今宝玉,凤姐姐病了,又烧香还愿,赐福消灾;今才好些,又管林姑娘的姻缘了。你说忙的可笑不可笑。”林黛玉不觉的红了脸,啐了一口道:“你们这起人不是好人,不知怎么死!再不跟着好人学,只跟着凤姐贫嘴烂舌的学。”一面说,一面摔帘子出去了。林黛玉的回应自然是照应前文王熙凤 “吃了我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家做媳妇”的玩笑。

通过这段对话,我们体会到了林黛玉和贾宝玉比其他兄弟姐妹相比较更为亲切稠密的关系,但还远远没有到达爱情的地步,只是在情丝缠绵懵懂之中。正因为此,王熙凤、薛宝钗才可以经常拿林黛玉和贾宝玉来开玩笑。

林黛玉和贾宝玉共读西厢记,可以说起到了爱情启蒙的作用,但是彼此之间并未确立起明确的坚固的爱情,处于彼此试探,好感在一点点增加的地步。这个时候,林黛玉在贾宝玉病危期间,有担心,有着急,有忧虑,但不能像袭人、王夫人、贾母那样在众人面前痛哭,因为她没有相应的身份来表达自己的悲伤;当然此时她心中的悲伤也还没有那么深、那么重。

情在相知相惜中——两个眼睛肿的桃儿一般

第三十三回手足耽耽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遭笞挞。贾宝玉因为蒋玉涵和金钏的事情,遭到贾政的重笞。

这一次,众人的表现和林黛玉不同了。贾母、王夫人、薛宝钗、袭人,自然也是心疼的、着急的,但她们更为宝玉的前途而忧虑。因为从根本上来讲,她们认为贾政的管教是对的,只是方式过于激烈了些,心疼贾宝玉身体弱,受到的皮肉之伤;但她们不能够体会和抚慰贾宝玉的心灵之伤。

这一次,林黛玉动了情,流了泪,“只见两个眼睛肿的桃儿一般,满面泪光”,其用情至深又甚于贾母、王夫人、薛宝钗、袭人等。林黛玉的无声之泣,不但为了宝玉身体上的伤,更为了贾宝玉心中的伤。她知道宝玉为什么而挨打,她知道世人对于贾宝玉的误解。所有的人都认为贾宝玉表荡优伶,淫辱母婢;当然即使真的如此,这对于那些王孙公子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关键是他们认为贾宝玉因为这些事情而不走仕途经济的正途,为他的前途,为了贾家的未来而担心。但是他们看到的都是表象,而不明白贾宝玉真正的“意淫”的思想。

只有林黛玉懂得,因此只有林黛玉为他的痛苦而流泪。

两个人此时已经彼此证相知,放下了心中的芥蒂,情投意合。二人的对话既体现了彼此的关心,也体现了心灵的相交,更有一种深深的默契:

宝玉怕黛玉辛苦,说道“你又做什么跑来!虽说太阳落下去,那地上的余热未散,走两趟又要受了暑。我虽然捱了打,并不觉疼痛。我这个样儿,只装出来哄他们,好在外头布散与老爷听,其实是假的。你不可认真。”林黛玉则劝宝玉道:“你从此可都改了罢!”宝玉听说,便长叹一声,道:“你放心,别说这样话。就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

听说凤姐来了,林黛玉慌忙躲开,宝玉一把拉住道:“这可奇了,好好的怎么怕起他来。”林黛玉急的跺脚,悄悄的说道:“你瞧瞧我的眼睛,又该他取笑开心呢。”宝玉听说赶忙的放手。黛玉三步两步转过床后,出后院而去。

这段对话更是淋漓尽致地体现出了情侣之间的默契。回想之前,王熙凤、薛宝钗当众开林黛玉的玩笑,不过大家哈哈一笑而已,而此时真的情到深处,林黛玉开始有意地回避这样的玩笑场景了。

情在风雨飘摇中——便直泣了一夜

第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慈姨妈爱语慰痴颦。紫鹃的一句试探,让宝玉信以为真,登时呆病发作。李嬷嬷一句“不中用了”,林黛玉听了,哇的一声,将腹中之药一概呛出,抖肠搜肺,炽胃扇肝的痛声大嗽了几阵,一时面红发乱,目肿筋浮,喘的抬不起头来。紫鹃忙上来捶背,黛玉伏枕喘息半晌,推紫鹃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

同样是贾宝玉面临生命危险,这时候的林黛玉表现与三十三回绝然不同,两个人已经心意相通,情深意笃,贾宝玉会为了林黛玉而去死,林黛玉也会为了贾宝玉放弃生。再没有什么可以让二人分开了。

宝玉会转过来。黛玉庆幸不已,心中未尝没有安慰,原来自己在宝玉心中的位置如此重要;但同时又庆幸瞒过众人的耳目,不知道二人之间的真实情感状况。

不过在紫鹃给林黛玉分析自己的未来命运时,林黛玉真的走心了,睡不着了。紫鹃笑道:“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替你愁了这几年了,无父母无兄弟,谁是知疼着热的人?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作定了大事要紧。俗语说‘老健春寒秋后热’,倘或老太太一时有个好歹,那时虽也完事,只怕耽误了时光,还不得趁心如意呢。公子王孙虽多,那一个不是三房五妾,今儿朝东,明儿朝西?要一个天仙来,也不过三夜五夕,也丢在脖子后头了,甚至于为妾为丫头反目成仇的。若娘家有人有势的还好些,若是姑娘这样的人,有老太太一日还好一日,若没了老太太,也只是凭人去欺负了。所以说,拿主意要紧。姑娘是个明白人,岂不闻俗语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

林黛玉虽然嘴里训斥紫鹃,但是这字字句句都直击黛玉内心,这又何尝不是林黛玉的思虑和隐忧呢?因此,等到紫鹃睡着了,“便直泣了一夜,至天明方打了一个盹儿”。“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就是这样一天天,一年年,林黛玉生活在忧愁和焦虑之中。孑然一身,客居贾府的林妹妹,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身世浮沉,命运飘零。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终于碰到了生命中的知己贾宝玉,却无法说出来,不能说出来,谁知道这样的相处还有多久呢?谁知道他们的未来又是怎么样的呢?

贾宝玉和林黛玉是精神上的叛逆者,他们忠诚于自己的情感和内心;但他们不是行为上的叛逆者,他们自觉地接受忠孝思想的规范,做一个淑女,做一个孝子,做一个良妇,做一个贤臣。他们有自己的行为操守和人生信条,即使饱受误解和命运的折磨,而始终不渝地坚持自己理想中的完美人格。

这就是宝黛爱情,自然而然地萌生,自然而然地成长到坚固,最后自然而然地消亡。他们注重心灵的体验,而自觉接受命运的安排。

他们不是崔莺莺与张生,待月西厢下,私定终身后花园;

他们不是杜丽娘和柳梦海,只因为一个梦,生生死死就缘定三生;

他们不是卓文君与司马相如,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可以为了爱情而大胆私奔;

……

因为《红楼梦》其意不在于才子佳人、风月笔墨这样的“陈腐旧套”,而是如实记述一段“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的故事,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宝黛爱情只是红楼一梦中的一个环节,一个过程,一个部分,很重要很精彩,但并不是全部。

我读到了宝黛爱情,但不会只感慨爱情,更体验到了一种未知的人生和命运。


分享 :
评论(0)